主页 > 供求合作 >

江西发改委副主任周光华落马:卷入史文清案,

时间:2020-11-19 12:04 作者:信息发布中心 来源:未知

(原标题:江西发改委副主任周光华落马:卷入史文清案,一个月前被带走) “靴子”终于落地。11月18日中午,江西省纪委省监委官方微信“廉洁江西”消息,江西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党组成员、副主任、省鄱阳湖生态经济区建设办公室常务副主任周光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江西省纪委省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澎湃新闻记者从多个不同渠道获悉,因卷入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史文清案件,早在一个月前,周光华就被有关办案部门带走调查。10月13日,澎湃新闻记者查询江西省发改委官网“领导信息”一栏发现,该委党组成员、副主任周光华的简历已从官网撤下。此前官网简历显示,他还同时兼任省政府鄱阳湖生态经济区建设办公室(省赣南等原中央苏区振兴发展工作办公室)常务副主任(正厅级)一职。与此同时,该委官网已查删了周光华的其他相关信息和公开报道。2020年9月21日21时,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消息,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史文清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澎湃新闻注意到,在赣州任职时,周光华是史文清的下属,他们在赣州共事过三年多。2010年10月—2015年2月,史文清担任赣州市委书记。2011年8月—2016年11月,周光华历任赣州市政府副市长、党组成员,赣州市委常委、市政府常务副市长等职。官方简历显示,周光华,男,汉族,1964年9月出生,江西新建人,中共党员,大学学历。1987年7月,他从辽宁省抚顺市城市建设学校给排水专业毕业。毕业后,周光华在南昌市市政系统工作长达17年,官至南昌市市政公用局副局长、党委委员。之后,他先后担任南昌市城乡建设委员会副主任、南昌市红谷滩新区管委会副主任、南昌市政府副秘书长、南昌市房管局局长、南昌市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局长等职务。2011年8月,周光华跻身为副厅级干部,从省会南昌调至“江西南大门”赣州,担任赣州市政府副市长、党组成员。2013年6月—2016年11月,他担任赣州市委常委、市政府常务副市长一职。2016年11月,周光华擢升为正厅级干部,从赣州调回南昌担任江西省发改委党组成员,省政府鄱阳湖生态经济区建设办公室(省赣南等原中央苏区振兴发展工作办公室)常务副主任(正厅级)。之后直至官网简历被撤下,他一直在江西省发改委工作,担任江西省发改委党组成员、副主任,省政府鄱阳湖生态经济区建设办公室(省赣南等原中央苏区振兴发展工作办公室)常务副主任职务。2020年3月31日,江西省人民政府官网公开的赣江新区建设领导小组组成人员名单显示,周光华还担任该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推荐阅读:江西副部级老虎史文清曾被曝巨额索贿,离任时指使下属搞“千人送别”江西发改委副主任周光华落马:卷入史文清案,一个月前被带走
图/江西省人大官网曾因被举报而广为人知的史文清落马了。9月21日晚,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官网发布消息,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史文清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史文清系今年落马的第14名,十九大以来江西落马的第2位省部级高官,第1位是江西省副省长李贻煌。两人均为落马副国级老虎苏荣的直接下属。轰动一时的举报信现年66岁的史文清是蒙古族,辽宁法库人。早年在吉林省哲里木盟科尔沁左翼中旗综合加工厂工作,当过工人、会计,也在当地任过供销社人事干事。哲里木盟即今天的通辽市,以前隶属吉林省管辖,1979年7月又划归内蒙古自治区。史文清在哲里木盟多个系统历练过,如地方公社、公安局、办公室调研室、共青团等。之后他又在内蒙古监察厅、政府调研室工作过。1994年5月史文清仕途迎来转折点,调入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任副局级秘书。历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研究室副主任(其间明确正局级),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委副书记、常务副市长,市政府党组副书记、黑龙江省政府省长助理、党组成员。2007年12月跨省到江西成为省政府党组成员,转年1月就任副省长。2010年10月至2015年2月,他以江西副省长、江西省委常委、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等身份兼任赣州市委书记。之后,史文清任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至2018年1月。他的仕途履历非常清晰,成长于哲里木盟,跨省历练于黑龙江,主政赣州多年。去年12月18日,一篇题为《一位副省级高官的敛金术和多面孔》的自媒体文章将其置于风口浪尖。文章中,曾义平、温和魁、王宇飞三位商人联名举报史文清,称其曾反复向这些商人索要巨额钱财,包括一批价值2000万元的黄金,以及指定账户结汇的1.32亿元现金。除此外,文章还直指史文清存在严重的生活作风问题。对此,史文清曾回应媒体称,“在这里我不多说了,所有的都是诽谤造谣,我现在正在给组织作(写)一个说明”。一位湖南退休政法系统官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他看过这封举报信。如果是真的,那只有四个字评价:“令人发指”。当地官场一位知情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史文清性格霸道,有着很足的官僚作风,生气时曾对下属摔过杯子,而且喜欢大半夜甚至后半夜把下属叫到办公室谈事情。谈到上述举报信,这位知情人表示,“一点都不奇怪”。离任时指使下属搞“千人送别”史文清离任赣州时的“千人送别”曾轰动一时。官方简历显示,史文清2015年2月不再任赣州市委书记。而奇怪的是,直到同年7月,史文清即将离开赣州的消息才传开。2015年7月9日,江西赣州市召开全市领导干部会议,宣布史文清不再担任赣州市委书记。当天,有网友发表了《史文清深情话别赣州:我永远是个赣南老表》的图文微博,赣州官方微博随后转载。随后,一则记录“上千名群众为史文清送别”的《挥别赣南》H5页面也在网上传播开来。画面记录了史文清2015年7月14日离开赣州的场景,有村民拉着“感谢”横幅,有老太提着一筐鸡蛋,也有老者为其敬酒,据称“(史书记)眼噙热泪一饮而尽”。此事引发外界广泛议论。当时一名不愿具名的官员对南都记者说,史文清离开较突然,并未公开通知,群众是从其在赣州居住地附近的居委会得知离开时间的,最终决定组织送别。而江西官场知情人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真相是史文清自己要求下属组织送别。他们提前把群众安排到地方政府招待所,花费由政府买单。面对“千人送别”,史文清是怎么说的呢?在题为《铭心镌骨赣南情——史文清深情话别赣州》的文章中,史文清说,“情深最是离别时”,“心有千千结,不忍吐离别”。史文清自比“进口老表”,投身赣南苏区振兴深感荣幸。文章最后提到,史文清说“这五年(指在赣州工作),大家起早贪黑、加班熬夜,吃了不少苦、流了不少汗”,“看到同志们挨批评不争辩、默默奉献无怨言,我深感内疚和自责,有时甚至禁不住流下泪水”。关于史文清还有这样一个误读。赣州市有一条闻名遐迩的商业街——文清路,被誉为赣州的“王府井”、“南京路”。外界多有人误认为文清路与史文清有关。实质上,文清路是为纪念宋代赣州籍理学家、文学家、诗人曾几,取的是曾几的谥号。据中国赣州网2014年4月报道,当年4月时任江西省委常委、赣州市委书记史文清,通过新华网、中国赣州网与网民在线交流。有网友就上述误解对其进行提问。史文清说,“来赣州工作确实是一种福分,碰巧我的名字与赣州的文清路同名,看来自己与赣州的缘分不浅”。上述江西官场知情人士表示,文清路确实与史文清没什么关系,不过对文清路商业街进行改造的相关人员,与史文清关系密切。这条商业街在史文清任内被斥巨资改造过。被指为苏荣输送利益在江西政坛上,苏荣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名字。苏荣曾任十二届全国政协原副主席,2007年至2013年,任江西省委书记。2014年6月被查,2015年2月被“双开”。“双开”通报提到,苏荣“对江西省出现的严重腐败问题负有主要领导责任”,“干部选拔任用、企业经营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大肆卖官鬻爵,带坏了干部队伍,败坏了社会风气。同时苏荣自身严重腐败,并支持、纵容亲属利用其特殊身份擅权干政,谋取巨额非法利益,严重破坏了党内政治生活,损害了当地政治生态,性质极其严重,影响十分恶劣。江西政坛知情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史文清与苏荣关系密切,存在利益输送,史文清在黑龙江任职时,两人就已结识。据界面新闻报道,2015年4月30日,苏荣之子苏铁志因涉嫌受贿罪、利用影响力受贿罪遭逮捕。相关材料显示,从2009年至2012年,苏铁志利用苏荣担任江西省委书记期间形成的便利,在职务调整、工程承包等方面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共收受钱款2200多万元;与苏荣共同收受商人贿赂1200万元。报道指,史文清曾经帮助苏铁志获得赣州土地平整项目。据中国新闻周刊了解,苏荣及其家属还曾被江西安远县原书记邝光华当庭举报,称通过赣州市委书记史文清插手安远县稀土矿,因愿望没有得到满足,邝光华受到打击报复。2013年12月,时任江西省安远县委书记、安远县人大常委会主任邝光华因涉嫌受贿罪被刑事拘留,2014年1月6日被批准逮捕。同年8月14日,江西赣州中级人民法院对邝光华涉嫌受贿、滥用职权案,进行开庭审理。中国新闻周刊得到的材料显示,邝光华说2012年春末夏初,在苏荣的授意下,史文清责成邝光华去帮助于丽芳(苏荣妻子),到安远县收购他们看中的一个钼矿。由于这个钼矿是在私人手中,于丽芳给出的收购价是1亿多,而卖方价格近5亿元,双方差距太大未能达成收购协议。邝光华认为,这件事让其成为史文清、苏荣眼中的“异己分子”。苏荣是2014年6月落马,同年8月邝光华法庭翻供。邝光华的儿子邝凯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最初他父亲落马后对被查原因“三缄其口”,是因为惧怕史文清以及苏荣。在史文清落马之前,江西已有一批官员涉苏荣案被查。如,江西省委原常委、原秘书长赵智勇,江西省政协原副主席刘礼祖,江西省政协原副主席许爱民、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陈安众、江西原副省长姚木根等省部级官员,以及江西省发改委原主任李安泽,江西省地税局原局长王平,江西省出资监管企业监事会原主席李中煜,南昌市政协原副主席辛利杰,江西省省国资委原副主任李键等厅局级官员。2018年9月,江西省政府新闻办《关于坚决全面彻底肃清苏荣案余毒持续建设风清气正政治生态的意见》的新闻发布会透露,已对涉及苏荣案的43名党员领导干部依纪依法作出严肃处理,其中,因严重违纪并涉嫌犯罪已移送司法机关处理9人,给予党纪政纪处分16人,了结处理18人。此前,苏荣曾在“忏悔录”中写道:“我算了一下,副厅级以上干部给我送钱款和贵重物品的人数达40多人”。(来源:中国新闻周刊)敛财过亿、包养侄女?曾被千人送别的网红书记落马,人设崩得稀碎江西发改委副主任周光华落马:卷入史文清案,一个月前被带走在江西政坛,史文清和上下级之间的日常就是“飙戏”。9月21日晚,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史文清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消息一出,人们唏嘘不已。这位普通工人出身,走上仕途后辗转4省份、官至副部级的“网红书记”,终究还是没能经受住考验。而将史文清推至风口浪尖的,是去年底的一封举报信。3位企业家纷纷站出来实名指控他,包括索要巨额贿赂、儿子充当洗钱工具、与侄女乱伦等。举报信中不仅写了大量细节,还晒出了不少票证。如今回头看当年他从赣州离任时,千人打着横幅相送的场面,“老太送蛋、老汉敬酒、小女孩含泪送花生”,仿佛就像是一场自导自演的闹剧。论官场“戏精”,史文清真可谓行家里手。江西发改委副主任周光华落马:卷入史文清案,一个月前被带走“千人送别”,大型翻车在江西执政期间,史文清的显著风格之一就是“说得好听”。参加网络听诉问政在线访谈活动,他会用一句“请网友尽管大胆‘拍砖’,放心‘灌水’”作为开场白,瞬间搞热气氛。他专门撰写长篇散文赞美赣南,还表示赣南的穷困令他“寝食难安、夜不能寐”,并指出有人不支持他说出实情,但他顶着压力,“即使冒风险,也要说真话”,只为造福一方百姓。江西发改委副主任周光华落马:卷入史文清案,一个月前被带走·史文清撰写的散文截图如此“生动细腻”的表述,为史文清快速立起了“亲民、爱民”的人设,这曾经打动了不少人。然而言行不一,难免就有“翻车”的时候。2014年,质疑声已经逐渐在坊间响起。当时,赣州老城区不少地方进行改造,其中包括一条商业街,名为文清路。当地民众议论纷纷,甚至怀疑文清路能够得到改造,就是因为跟史文清同名。而史文清则“打太极”回应称,“来赣州工作是一种福分,碰巧与赣州文清路同名,看来与赣州的缘分还真不浅”。显然,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问题,甚至在“戏精”之路上越跑越远。直到2015年,他从赣州离任之际,出现了轰动一时的“千人相送”名场面。据《南方都市报》报道,在一篇《史文清深情话别赣州:我永远是个赣南老表》的图文微博被大量转发后,一则记录上千名群众为史文清送别的《挥别赣南》H5页面也在网上刷屏传播。画面中是史文清离开赣州时的场景——有村民拉着“文清书记辛苦了,瑞金华屋人民感谢您”的横幅↓↓江西发改委副主任周光华落马:卷入史文清案,一个月前被带走有老太提着一筐鸡蛋,还有老者为其敬酒,据称“(史文清)眼噙热泪,一饮而尽”↓↓江西发改委副主任周光华落马:卷入史文清案,一个月前被带走当时,参与送别的人表态:活动是自发组织的。赣州市宣传系统一名不愿具名的工作人员也称,史文清离开较突然,并未公开通知,群众是从他在赣州居住地附近的居委会得到离开时间的,最终决定组织送别。但人们对这番解释并不买账。中国青年网随即发表评论质疑:“一个居委会的覆盖面积能有多大?这里可有群众是得到消息后,坐了3个多小时的汽车赶来送别;更有群众是提前一天赶到赣州,在宾馆住了一夜,然后才在早上5点多赶到现场的。”那一次,“戏精”史文清第一回尝到了身处“大型翻车现场”的滋味。江西发改委副主任周光华落马:卷入史文清案,一个月前被带走和上下级疯狂“飙戏”年轻时的史文清或许不会想到自己会走上从政之路。1954年出生的他,是辽宁法库人、蒙古族。17岁那年,他成为了吉林省哲里木盟一个加工厂的普通工人,工作8年后才被调入哲里木盟委办公室调研室当干事。哲里木盟划归内蒙古后,史文清得以进入内蒙古官场。从共青团哲里木盟委书记到自治区监察厅人事处处长、办公室主任,再到自治区政府调研室副主任(副厅级),每隔几年,史文清就能“上一个台阶”。1994年,史文清进入中央任职,担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副局级秘书。次年,他又调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研究室副主任(1996年10月明确正局级)。之后,从1998年到2007年,他在黑龙江政坛深耕近10年;2007年底,他转战江西,并于次年初升任江西副省长。江西发改委副主任周光华落马:卷入史文清案,一个月前被带走在江西政坛,史文清和上下级之间的日常就是“飙戏”。当时,全国政协原副主席、江西省委原书记苏荣大搞家族式贪腐,其子苏铁志在其中扮演了极为重要的角色。史文清为了“抱大腿”,在2011年初至2012年期间,帮苏铁志给一家公司在土地整理项目中“大开后门”。随后,该公司法定代表人谢建国给苏铁志送上了1200万元“红包”。苏铁志对史文清的“捧场”表现十分满意,于是将情况告诉苏荣。就这样,史文清得到了苏荣的青眼。江西发改委副主任周光华落马:卷入史文清案,一个月前被带走史文清和下属之间的“戏码”更是令人喷饭。据《南方周末》报道,史文清担任赣州市委书记时,曾不发通知突击到下属于都县调研。到于都后,他让秘书给时任县委书记胡健勇打电话问其在哪里,身在外地的胡健勇谎称自己在办公室。史文清说:“那好,你用你办公室的电话马上给我回个电话。”谎言当即被戳穿,两人从此心生罅隙。之后,胡健勇指使自己原来的司机等人,通过电子邮件、手机短信、匿名书信、知名网站发帖等方式,攻击史文清用人不公。没成想,胡健勇反而因此引火上身,被查出贪污受贿,2012年被判处无期徒刑。2年后,苏荣也落马,法院称其敛财超1.16亿元,判其无期徒刑。而踩着钢丝在上下级之间游走“飙戏”的史文清,悬着一口气终于等来了自己的退休生活。2018年1月,他正式卸任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一职。江西发改委副主任周光华落马:卷入史文清案,一个月前被带走一封惊人的举报信但史文清的安稳日子没能过太久。2019年12月18日,一篇题为《一位副省级高官的敛金术和多面孔》的自媒体文章掀起舆论风波。该文提及,有3名来自不同地方的企业家,分别对史文清进行实名举报,称其在赣州主政期间索取贿赂,包括价值2000万元的黄金以及指定账户结汇的1.32亿元现金。江西发改委副主任周光华落马:卷入史文清案,一个月前被带走·《一位副省级高官的敛金术和多面孔》文章截图文中还直指史文清将儿子作为敛财渠道和洗钱工具,强硬要求一位企业家必须在拍卖会上“拿下家昌(史文清儿子)的画”,并表示“父子两人,以书画艺术家身份示人。但在业界,对其作品极为不屑。”更惊悚的是,文中称史文清强暴过胞兄之女,还将自己夫人的两个亲侄女发展为情妇,扶持她们名下的公司收割财富……该文刷屏的第二天下午,史文清向澎湃新闻独家回应称,“也是昨天晚上(看到举报文章),在这里我不多说了,所有的都是诽谤造谣,我现在正在给组织作(写)一个说明。”不过看样子,史文清准备的“说明”并没能向组织自证清白。现在,随着靴子落地,那封举报信中究竟有多少是实情,一定会逐步水落石出。江西发改委副主任周光华落马:卷入史文清案,一个月前被带走值得注意的是,史文清是赣州市落马的第二个市委书记。在他之前,担任赣州市委书记的是曾向令计划行贿的潘逸阳。史文清没有吸取落马前任的教训,反而自我陶醉在营造出来的“千人送别”的场景中无法自拔,拿“飙戏”当本事。他的“靠山”苏荣落马后,江西反腐逐渐推进到纵深阶段,后续已有许爱民、莫建成等多位副省级干部被查。路漫漫其修远兮,反腐之路也是如此。如今,正风反腐之剑越磨越亮,史文清这样的官场“戏精”终将无处遁形。(来源:环球人物)

------分隔线----------------------------